她用钩针和绒线编织“上海名片”

918.博天堂

2018-10-07

 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张建松、程思琪  40年前,手工编织毛衣在我国风靡一时,李黎明是上海“结绒线”大军中的佼佼者。 她谢绝外贸订单,独创自己品牌。 40年来,她用钩针和绒线编织了一件件独具匠心的锦衣霓裳,将海派绒线编织艺术展现在世界舞台,成为一张靓丽的“上海名片”。 为女儿手编毛衣走进编织世界  上海普陀区某住宅小区的顶层复式楼,视野开阔,城市风光尽收眼底。

这里是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海派绒线编结的传承人李黎明的家,也是她的工作室。

 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上海人,李黎明是从中国传统文化里走出来、再走向世界的时装设计师。 自小热爱传统文化的她,创作的灵感里满是中国传统的设计元素。

而说到如何走上服装设计这条路,李黎明觉得纯属偶然。

  1985年,上海电视台举办一个手编绒线服装大奖赛。

因家里刚好有一团绒线,李黎明就给年幼的女儿织了一件好看的毛衣,顺势参加了比赛,没想到居然得了名次。

因为这次比赛,李黎明的作品得到老一辈编织大师冯秋萍的高度赞赏,此后成为冯的学生。

在国家特级工艺美术大师冯秋萍的指导下,李黎明不断学习手工编织技艺,为服装设计事业打下基础。

  不久之后,中国贸易促进会携带李黎明的作品参加了法国里昂国际博览会,为李黎明赢来“时装界最有潜力的编织皇后”称号。 从那时起,许多出版社注意到她的作品,纷纷与她合作。

李黎明先后出版了《上海花式毛衣巧编钩》《编织皇后精品选》《李黎明时装编织艺术》等十多本书,《上海花式毛衣巧编钩》更是卖了17万册。   她发现,通过编织可以表现出自己感受到的美,成为一种艺术。

“手工编织在中国有广泛的群众基础,十指连心,用它来表达情感是再好不过。 钻研它,给它灵魂,赋予它艺术的属性,让它散发出迷人的光彩,这个新奇的念头成了我一生追逐的梦想。

”李黎明说。

从上海走向世界时尚舞台  当时,改革开放不久,手工编织厂接外贸订单是一件很赚钱的事,不少人都希望李黎明借着“编织皇后”的光环,多接一些外贸订单,但都被她婉言谢绝了。   “做外贸订单,人就好像是编织机器,不能有任何艺术性的创造,这并不是我想做的事。 ”李黎明说,“在高手如林的世界时装界,中国服装面料不占优势,但手工编织恰恰能取长补短,通过创造性编织,为时装赋予灵魂,就可以把中国人的智慧与情感,诉说展示给世界。 ”  上世纪90年代,李黎明辞职下海。 她倾其所有,在上海最时尚的街区开出了“李黎明”时装专卖店,立志要靠手工编织,在国际时装界打造中国人自己的原创品牌。 直至今天,李黎明还记得去工商注册时有人对她说:“现在很多大型编织厂都倒闭了,几十万编织大军失业,你怎么还敢开手工编织公司”  李黎明心里清楚,许多传统的编织厂之所以倒闭,原因就在于没有自己的设计人才,只做外贸订单,工厂命运都掌握在外国设计师手中。 由于编织产品的质量主要取决于编织者的手法技巧,如果设计师不参与产品的编织过程,很容易出现质量问题。 她坚信,手编服饰时装化势在必行。   而在那时,说到国际时装潮流,人们想到的几乎都是意大利、法国、美国这些国家,仿佛只有国外的设计才能引领潮流。 李黎明却不这么认为,她说:“谁说中国不能设计出好的服饰,只能跟外国学其实,中国人有非常得天独厚的东西,我们有五千年的文化,我们有56个民族,各民族服饰斑斓瑰丽。

这些都是我们取之不竭、用之不尽的源泉。

”  1997年,“李黎明”迎来了品牌首秀。 华伦天奴品牌在上海举办亚洲年会,邀请李黎明参与其静态和动态的时装展示。

“李黎明”手编礼服和华伦天奴皮草珠联璧合,成就了一场惊艳的压台表演。   自那之后,各种邀约不断,坚持自主设计的“李黎明”逐渐从上海走向了世界。

近年来,“李黎明”时装秀在法国、意大利、日本、加拿大、香港、俄罗斯、埃及、印度等国家和地区,屡屡引起强烈反响,被境外媒体盛赞为“中国传统文化在时尚领域的成功实践”。

“李黎明”独创的中西合璧、实用与时尚结合、手艺与创造结合的手工编织时装,也成为一张靓丽的“上海名片”,成为许多上海名人出席重要场合的着装首选。

成为“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”传承人  李黎明的编织事业成长发展的这些年,正是中国改革开放经济腾飞的黄金时代。

2009年,李黎明还成为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海派绒线编结传承人。

为了传承并创新“结绒线”这种古老技艺,她常常形容自己“痛并快乐着”。

  每当开始创作一件作品时,她脑海中往往有很多想法,从中搜寻到最初的灵感;确定了想法,又在材料选择上进行多次的比较尝试。 通常是旁人已经觉得很好了,她还不满意,经常全盘推翻,精益求精。 即使作品穿在衣架模特身上了,她还会在各种光线条件下再仔细打量,力求做到最好。   对于不断推陈出新的“中国原创”,李黎明认为:设计师要始终保持一种学习和接受的心态,要敢于抛弃束缚手脚的陈旧观念,这样才能接受新的事物和理念。

服装设计就是要与时俱进,设计师也要不断标新立异,要不断想出与人的心理需求吻合但又崭新的设计题材。   “李黎明把手工编织艺术作为进入国际时装市场的入场券,这源于她对民族传统文化刻骨铭心的爱。

”上海作家张光武说:“这些年,我看着她不断挑战自己,不断去追求自己作为中国服装设计师的使命感,一年到头,经常忙到通宵达旦,病痛缠身,为之付出的体力、心力实在难以估量。

”  如今,在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,手工编织再次受到许多都市白领的青睐。 但她们编织的目的,已经不是为自己织一件毛衣,而只是让自己的心静下来,陶冶性情。

李黎明又忙着编写教材,在上海开设讲座,推广海派编织文化。

她还把在法国定居开店的女儿也拉了回来,一起打造这张“上海名片”。

  “非遗项目最好的文化传承,就是让它活起来,自己养活自己,而不是仅仅依靠国家的津贴生存。 每个人的心手相连,手工编织永远是有生命力的。

”李黎明说。